TikTok被禁的热闹与门道

  TikTok被禁的热闹与门道

  蒋光祥 财经专栏作家

  TikTok的命运悬而未决,不断出现的竞争对手们正企图趁机迅速壮大。

  在印度,TikTok被封禁后,本地竞争对手Roposo在48小时内获得2200万新注册用户。这些“寨版”TikTok还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挖墙脚”行动,向TikTok平台上知名红人提供财务诱惑或股权。8月5日,Facebook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推出短视频应用Instagram Reels。通过Reels,用户可录制一条长达15秒的视频,为其添加音乐以及系列滤镜和效果。

  众所周知,TikTok对于国际友人的吸引力不亚于抖音在国内的热度。2019年,TikTok海外下载量已达到20亿,并拥有约8亿活跃用户。但因其中国背景,同样受到类似华为、中兴在海外的不公待遇。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签署的禁止美国个人及实体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任何交易的禁令,将在9月20日生效。目前看来,TikTok只有在禁令生效前,出售给微软(或其他美国公司)才能避免。

  如同美国自己的部分政府官员所承认的一样,与华为或者中兴相比,TikTok这样一款让用户拍摄趣味视频的应用程序,还“排不上名次”,问题的层级显然被放大了。特朗普给禁令的理由是,TikTok泄露了大量用户信息,中国政府也可能从TikTok获取了大量用户的位置信息、浏览记录和搜索记录等,这些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

  同样被禁的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也是差不多的理由。微信在美国并没有被广泛使用,只是因为硅谷里一些中国籍软件工程师和其他高科技劳动力使用频繁,合作解决困难的数学、软件或工程问题,交换解决方案等。所以,微信被认为“中国相关部门完全可以收集到这些专利数据”。

  TikTok被禁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无非两点。一是美国实质要维护自身的高科技垄断地位。这一点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心利益所在,不想给任何人觊觎的机会。TikTok也好,微信也罢,不过刚好是用来练手的“当红炸子鸡”。美国政府还将扩大“干净5G”范畴,这一计划包括运营商、应用商店、应用程序、网络云和网络电缆五个领域。二是生意场上的你死我活。TikTok本质上是一个短视频内容媒体,其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与Twitter、Facebook、Youtube以及Instagram下载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TikTok风头如此之劲,连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都忌惮三分,有意无意“针对”TikTok也就不奇怪。

  事已至此,TikTok当然不会,也没有理由束手就擒、引颈受戮。目前已经看到字节跳动将会把事件纳入美国的法律程序之中,以维护自己的权利。对于外资收购,也不应有城下之盟。说到底,TikTok 是私人企业,被禁或者被收购,也只是生意的一部分。尽管该事件目前高度政治化,但企业主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身权利总归合情合理。

  海外TikTok用户对该禁令也是一片哗然。即便特朗普一意孤行,如期关闭TikTok,但一旦其连任失败,TikTok的解禁也只是时间问题,反而可能会成为下一届美国政府的政绩之一,世事很可能就是这么幽默。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revolmusiccreatio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